在寮步從事汽車銷售工作的趙女士最近為了買房的事情四處奔波。4月18日,房子總算定下來了,但是4月19日,她卻因為這套房子遭到一家房地產中介公司的兩名工作人員的不斷辱罵。而辱罵的理由竟然是,趙女士在該中介看房之后在其他中介處成交。趙女士表示,這家中介是霸王作風;涉事中介公司一名工作人員則放話:“你去法院告吧”。

寮步兩房產中介推薦同一套房 買家未選首家成交遭威脅辱罵



東莞寮步兩家中介帶買家看同一套房 買家定房后遭第一家中介辱罵

趙女士在東莞打拼已有六年時間,今年年初,她與家人商量著要買一套中小戶型的房子用于自住。由于是第一次買房,趙女士及家人都沒有經驗,便打算委托中介尋找房源。

4月5日上午,寮步鎮新天地華庭小區內的“某某地產”一名工作人員帶她看了位于該小區內的一套房子。出于謹慎考慮,趙女士并沒有立即定下來。不想當天下午,趙女士委托的另一家中介公司也聯系了她,并推薦給她同一套房子。趙女士說,“我之前根本不知道這兩家中介會推薦同一套房,第二家中介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可能是賣家一套房源在多家中介放盤。”

在跟隨第二家中介公司的員工看完同一套房后,趙女士對其服務態度十分滿意:“他們主動幫我聯系賣家一同商議價格,在我告訴他們還會考慮其他房子以后,他們還給我推薦了好幾套房。每天都打電話跟進這個單,甚至噓寒問暖。”而對于“某某地產”這邊,趙女士就不怎么感冒了,“我自己也是做銷售的,對于服務態度這塊,我比大多數人更有體會。他們中間換了人跟(這套房子),對客戶的熱情程度也沒有第二家那么好。”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十幾天之后,趙女士自然而然地更加認可第二家房地產中介。4月18日下午,趙女士與第二家中介公司以及房子賣家簽訂了購房合同。而此時,本該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某某地產”還被蒙在鼓中。

4月19日,“某某地產”的工作人員從趙女士口中得知她已經買了這套房子,但是并非在自己公司下訂單后,頓時怒不可遏。趙女士形容這名工作人員:“瞬間就炸毛了,人身攻擊、粗話什么的,全都出來了,我解釋都來不及。”趙女士表示,自己本來還想介紹正在觀望的同事來“某某地產”看房,但是看到該中介公司工作人員的這種行為之后,立馬決定:“無論如何不介紹同事、朋友來這個奇葩中介。”

由于遭到辱罵,趙女士當即將這個電話號碼拉黑了,沒想到,當天下午就收到了數十條辱罵短信。

趙女士向記者展示了她手機中保存的短信截圖。記者瀏覽后發現,確實有部分短信言語粗俗,并有詛咒和人身攻擊的情況。

在寮步從事汽車銷售工作的趙女士最近為了買房的事情四處奔波。4月18日,房子總算定下來了,但是4月19日,她卻因為這套房子遭到一家房地產中介公司的兩名工作人員的不斷辱罵。而辱罵的理由竟然是,趙女士在該中介看房之后在其他中介處成交。趙女士表示,這家中介是霸王作風;涉事中介公司一名工作人員則放話:“你去法院告吧”。

趙女士在東莞打拼已有六年時間,今年年初,她與家人商量著要買一套中小戶型的房子用于自住。由于是第一次買房,趙女士及家人都沒有經驗,便打算委托中介尋找房源。

4月5日上午,寮步鎮新天地華庭小區內的“某某地產”一名工作人員帶她看了位于該小區內的一套房子。出于謹慎考慮,趙女士并沒有立即定下來。不想當天下午,趙女士委托的另一家中介公司也聯系了她,并推薦給她同一套房子。趙女士說,“我之前根本不知道這兩家中介會推薦同一套房,第二家中介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可能是賣家一套房源在多家中介放盤。”

在跟隨第二家中介公司的員工看完同一套房后,趙女士對其服務態度十分滿意:“他們主動幫我聯系賣家一同商議價格,在我告訴他們還會考慮其他房子以后,他們還給我推薦了好幾套房。每天都打電話跟進這個單,甚至噓寒問暖。”而對于“某某地產”這邊,趙女士就不怎么感冒了,“我自己也是做銷售的,對于服務態度這塊,我比大多數人更有體會。他們中間換了人跟(這套房子),對客戶的熱情程度也沒有第二家那么好。”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十幾天之后,趙女士自然而然地更加認可第二家房地產中介。4月18日下午,趙女士與第二家中介公司以及房子賣家簽訂了購房合同。而此時,本該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某某地產”還被蒙在鼓中。

4月19日,“某某地產”的工作人員從趙女士口中得知她已經買了這套房子,但是并非在自己公司下訂單后,頓時怒不可遏。趙女士形容這名工作人員:“瞬間就炸毛了,人身攻擊、粗話什么的,全都出來了,我解釋都來不及。”趙女士表示,自己本來還想介紹正在觀望的同事來“某某地產”看房,但是看到該中介公司工作人員的這種行為之后,立馬決定:“無論如何不介紹同事、朋友來這個奇葩中介。”

由于遭到辱罵,趙女士當即將這個電話號碼拉黑了,沒想到,當天下午就收到了數十條辱罵短信。

趙女士向記者展示了她手機中保存的短信截圖。記者瀏覽后發現,確實有部分短信言語粗俗,并有詛咒和人身攻擊的情況。

買家現場遭遇“死亡威脅”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雙方接近協商完畢,而趙女士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尾號為1558的中山移動號碼將電話打到她的手機上。趙女士感覺到對方來意不善后,打開了手機外放。記者在現場聽到手機中傳來一名男性的聲音:“我要了你的命!”隨后便掛斷電話。

趙女士解釋說:“他的原話是這樣的‘你是不是帶了一幫人在某某地產鬧事?我警告你,你再這樣子,我要了你的命’”。趙女士當即質疑電話跟涉事地產中介有關,但是該地產中介的工作人員卻表示,“我們只有四臺電腦四個人,我們同事就這幾個啊,(所以這個電話)肯定跟我們沒關系。”

多家中介推薦同一套房 只能選首家中介成交?中介協會:沒這個說法

在協調過程中,涉事中介工作人員不斷強調,“誰第一次帶你去看房,就要在誰那里買,這是基本常識。”并表示,在東莞市的房地產中介圈內,大家都是這樣操作。

記者從東莞市房地產中介協會處了解到,這種說法其實并沒有根據。東莞市房地產中介協會鄭浩輝秘書長告訴記者,所謂第一個帶買家去看房的中介一定是成交中介是有前提的:“前提是買家在看房之前,如果跟這個中介簽訂了什么承諾性的協議或者合同,或者雙方協商一致,那這個說法才成立。”鄭秘書長還提醒各位潛在買家,找中介之前,應該查清楚意向中介有沒有工商備案。同時正規房地產中介的從業人員應該持證上崗,至少要登記在冊。他說:“這些都是最基本的東西,如果連這些都沒有,那肯定在可靠性方面就會薄弱一點。”

記者隨后從律師處了解到,行業內不成文的規定在法律上不一定會得到支持。呂煥成律師表示,該中介在為趙女士服務前,如果簽訂了有關協議,約定不管最終選擇哪一家中介成交,都要對該中介付出的勞動支付報酬,“這種情況,法律是支持的。但如果沒有簽訂相關協議,則沒有正當依據要求趙女士支付報酬。”另外,對于趙女士遭遇中介員工辱罵一事,律師建議趙女士:“可以以民事侵權為由,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依法要求對方做出賠償。”

東莞愛家網,權威裝修網站,網址:www.lkondj.tw 寮步房產中介,房產中介